新用户注册 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
请输入
   当前位置: 首页 >> 师生园地 >> 学子风采 >> 正文

我是小小“演说家”——辛弃疾,我敬佩的名人

作者:李子郡  时间: 2017-09-22 10:52:26 点击: 3510

 

中国历史上由行伍出生,以武起事,而最终以文为业,成为大师词作家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辛弃疾。这也注定了他的词及他这个人在文人当中的唯一性和在历史上的独特地位。

他生于乱世,那时候,我国北部在金国的统治下,人民生活非常痛苦。山东有个农民叫耿京,他带领了一支起义军,经常打击金兵。辛弃疾也是山东人,他非常敬佩耿京,就组织了两千多人,加入了耿京的队伍。义军里面出了一个叛徒叫张安国他乘辛弃疾不在的时候,暗杀了耿京。起义军没有了领袖,就这样散掉了。辛弃疾从南方回来,叛徒张安国已经逃到金国的兵营里去了敌军有五万兵力,辛弃疾带领几十个人痛杀贼寇,收拾腹地,当时的他年仅二十三岁。

但这世上并不是所有的一切都能心想事成。南归之后的他,手里失去了钢刀利剑,就只剩下了一直软笔,也再也没有机会奔上沙场,血染战袍,而只能笔走龙蛇,泪洒宣纸。

陈亮是辛弃疾的知交,是一位爱国词人。淳熙十五年冬天,陈亮从他的故乡浙江永康到江西拜访辛弃疾。辛弃疾住在自建的“带湖新居”,附近有其取名为“瓢泉”的一条小溪。小病中的辛弃疾见到陈亮,十分高兴。他俩或在瓢泉共饮,或往鹅湖寺游览。他们一边喝酒,一边纵谈国家大事,时而欢笑,时而忧愤。陈亮在铅山住了十天,才告别回去。辛弃疾一程又一程地送他。
  第二天早晨,辛弃疾又赶马追去,想挽留陈亮多住几天。当追到,因深雪泥滑,不能前去,才停了下来。那天,他在方村怅然独饮。夜半投宿于姓吴的泉湖四望楼,听到邻人吹笛声,凄然感伤,就写了一首《贺新郎》词。记述他们这次交往------把酒长亭说看渊明、风流酷似,卧龙诸葛···辛词比其他文人更深一层的不同,是他的词不是用墨来写的,而是沾着血和泪涂抹而成的。

晚年的辛弃疾,还时常回忆起自己青年时代的戎马生涯和报国壮志,他写下了《破阵子》词: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生后名。可怜白发生!报国无门,壮志难酬。他处在极度的悲愤之中。1207年秋天,68岁的辛弃疾正在病重的时候,朝廷又来诏命,要他出来任职。在病床上听完了诏书后,辛弃疾的心又剧烈地跳动了起来。他想起年轻时在义军中的战斗生活,枪林箭雨之中的冲杀,是多么痛快啊!可是,在朝廷中,向朝廷上《美芹十论》,陈说恢复大计,可是正像自己词中说的,“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带湖闲居10年,重新起用后不久又是被罢官,又是整整八年的闲退生涯,晚年再起用,每次不是受阻挠,便是被罢官,做不成事业,“袖里珍奇光五色,他年要补天西北”,却为什么总是补不成啊!如今,朝廷北伐,这些人为了私心而仓促用兵,遭到大败,现在又要我干什么呢?撑持门面,还是真正想将北伐进行到底呢?辛弃疾感到自己没有心力想下去了。儿女们看着辛弃疾的病越来越沉重,都小心地照看着他。九月十日,辛弃疾憔悴的脸上忽然现出了一些神采,他此时如同又飞骑在战场上,对着金人砍杀,马儿不停地奔跑着,身后成千上万的大军跟着自己向北冲锋,旌旗飘扬,杀声震天……。